努波顿

编辑:吞吐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1 10:56:24
编辑 锁定
努波顿,是魔兽世界内的角色之一。
中文名
努波顿
性    别
:男
位    置
埃索达水晶大厅
职    业
:萨满祭司训练师 破碎者的领袖

努波顿角色设定

编辑
姓名: 预言者努波顿 (Nobundo
努波顿 努波顿
种族:德莱尼 破碎者(克罗库)
等级: 70
种类: 人型生物, 大地之环

努波顿主要剧情

编辑
努波顿是魔兽官方小说《不碎之灵》的主角,故事是发生在努波顿从一个德莱尼变成破碎者,后来成为萨满祭司的一段历史故事,也是魔兽世界中的萨满祭司训练师。在下面我们会看到在德莱尼语中的(克罗库)就是指(破碎者)的意思。
小说《不碎之灵》摘要
在几千几百万年前在一个叫德拉诺世界德莱尼人和兽人都是和平快乐的生活着,但是燃烧军团用他们的魔法腐蚀了兽人,他们接受了黑暗的魔法变成邪恶,在嗜血的兽族入侵沙塔斯城之前,努波顿还是一位守备官,因为兽人已经破坏了德莱尼其它几处城市,泰尔摩、卡拉波与法兰伦已经被变为废墟和平地,而沙塔斯已经是最后一座城市了,大家都清楚这天将成为所有沙塔斯守卫者的末日,当兽人攻进沙塔斯城时德莱尼奋勇的抵抗着,可是过了几秒钟后,城墙被攻破了,兽人冲进了沙塔斯城,而且还在某处发生了爆炸,在爆炸中放出了一种红色的迷雾,
迷雾遍覆盖了整座沙塔斯城,当德莱尼们吸入这种烟雾后首先他们会感觉肺部在灼烧,然后感觉到恶心地难以克制地开始呕吐,然后吐出血液后就会晕倒在地,努波顿也不例外,不过幸运的是他活过来了,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正处在一个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他试着与圣光联系可是没有任何回应,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的一生都活得尊严得体,当他努力思索着答案时,现在却落得如此……这算是惩罚吗?他的手触到了冰冷的石块。他慢慢明白,他正以一种非常笨拙的姿势躺着,身躯被一个柔软但庞大的东西紧紧束缚着,左腿应该是摔断了。
他尝试着向右侧翻滚,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努力隐忍肋骨与腿上传来的剧痛。由于失去了圣光的庇佑,他已经无法治疗自己,只能选择忍耐。不过,好在他的左半边身子又有知觉了。而且……他能听到自己挪动身躯时刮擦地面发出的闷响,看来他的听力恢复得还可以。
还有空气可以呼吸,这说明他被埋得并不深。双目渐渐适应这里的黑暗之后,他发现了一个小小的亮点,它并不是在发光,只是比周遭的黑暗亮上那么一点。他伸手探向更远处,接着便摸到了一件熟悉的圆柱形物体:他的战锤柄。 当他拿起他拿起水晶战锤时,看到了一处光亮点却发现整个下城区已经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停尸场,四处堆放已死或未死的德莱尼人尸身与肢体。大雨不知什么时候早就停了,呕吐物、血浆、以及各种秽物流溢在尸山之间,在月光和火光的照射下泛着诡异的光泽。
当努波顿的目光触过尸堆中的孩子们时,他的心更是为之一摧。有许多孩子自愿和他们勇敢的父母一起留了下来,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城里没有孩子,兽人们一定会起疑心,并将继续追捕他们剩下的同胞,将他们赶尽杀绝。努波顿内心的某一部分不禁希望,并用自己所有的力量祈祷,期望剩下的孩子们可以得到保护,可以在他们匆忙在山中挖掘的避难所中安全地生存下来。一个愚蠢的希望,他明白,但他不得不这么想。
当他走出黑暗的废墟时,他又一次听到了那饱含嘲弄和讥讽的女性尖叫。兽人们对于他们的胜利洋洋得意,正在大肆庆祝。他一抬头便找到了声音的来源,在他正上方,壁垒山伸出的悬崖旁,德莱尼人建造了奥尔多高地。就在那里,兽人们正在折磨着几个可怜的德莱尼女人,努波顿很想救她们,可是兽人杀掉那个女性德莱尼,并把她的尸体从高处扔了下来,努波顿认得她,她叫莎卡是努波顿的一个朋友,努波顿此时义愤填膺。义愤,还有挫败,以及无法抑制的复仇欲望,他的内心正在提醒自己,他必须要活下去,当他走出沙塔斯城的大门后又听到了女性德莱尼的尖叫声。
努波顿来到了一处营地,这里是战争到来之前就逃走避难的那些人所建立起的一处营地,他来到这里已经好几天了,努波顿随着众人回到洞窟,四位幸存者被小心地放倒在毛毯上。罗奥跪在身旁查看起那个不省人事的人身上,可发现无法唤醒他。而四人当中唯一的女性似乎仍然沉浸在惊吓与恐惧之中,精神有些失常,不停念叨着诸如 “我们在哪儿?发生了什么?我感觉不到——有些……”之类的话。
罗奥走了过去,轻声安抚起她来,“放轻松。我们都是你的朋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次,努波顿与那四位幸存者聊天,其中那位女性叫柯琳,还有一位叫埃斯特斯,从他们这打听到一些事,那边那个昏迷的……阿卡玛,他们说那是他的名字。我们听说他吸入的气体比其他幸存者都多。三个人一起摇头。“阿卡玛我说不上来,但是埃斯特斯和我只是简单的手艺人,不习惯用什么武器。所以我们被送到这些洞里,除非再没有别人能去打仗……总之,我们是最后的预备人员了。”
有一天努波顿发现那些幸存者们的身体发生变化,他们的脸拉长,很多部分都脱落了,他已经注意到了自己与其他幸存者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包括阿卡玛。营地里的其他人也发现了,他们渐渐开始疏远他,不再和他交谈,甚至罗奥也选择了这样做。就是几天前不久,当努波顿带着几条小鱼回到营地,想与大家分享时,他遭到了其他人的拒绝。他们告诉他,他们有很多鱼,而他只得自己吃掉那些鱼,……这就好像那种正折磨着他和其他幸存者的病痛会通过他的手和这双手所碰过的东西传染给他们一样。 这样的简单思考现在就令他头疼不已。他来越难理清自己的思路,手臂还在肿胀着,而且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双蹄子已经裂开,有几片角质已经脱落,再也长不出来了。与此同时,那些噩梦……只有那些噩梦仍在继续。
于是奥罗终于忍不住了,罗奥代表营地发言了。“做出这个决定,无论对我,还是对这里每一个人来说都不容易……”他克制着情绪快快说道,“但是我们已经和其他营地的代表讨论过了,我们最后做出决定。我们认为,为了多数人的利益,如果你们因为……与我们在一起而感到痛苦,因此……不如与我们那些尚还健康的人分开” 未等罗奥辩解,努波顿便气愤地说道:“这就是事实!他们解决不了我们的问题,所以他们……他们就希望把我们忽略掉!他们只希望我们走开!” “我们帮不了你们!”罗奥说,“我们完全不知道你们的症状是否会传染,你们干不了活,你们的智力也在降低,我们养不起你们。我们的人口已经太少了,这使得我们失去了所有碰运气的资本!”
“其他人呢,比如阿卡玛?”柯琳问。
“他会留在这里,我会照料他直到他醒过来,”罗奥回答,然后又补充一句,“如果他还能醒过来的话。” “你真是个好人,”努波顿咕哝道,语调里满含着讽刺。
罗奥猛冲上前,寻衅般站在努波顿面前。努波顿不顾自己日益严重的病痛,挺直身子迎上罗奥的目光。
罗奥开口道,“你曾说,你怀疑圣光对你沉默是为了惩罚你在沙塔斯的失败。”
“我把一切都献给了沙塔斯!我已经赴死的决心,只是为了让你,让你们能活下来!”
“是啊,但你毕竟没死。”
“你在说什——你是说我被抛弃了?”
“我认为,如果圣光把你抛弃了,那一定有什么理由。我们谁能理解圣光的行事方式?”罗奥回头望向众人,期望能得到一些支持。一些人移开了目光,更多的人则没有,“不管怎样,你是该接受命运地安排,去一个新的地方了。我认为,是该算算你从别人那里获得的好处了……”
突然,罗奥伸手夺下了努波顿拄着的锤子。
“而且,我还认为,是该拿走这不该再属于你的东西了。”
努波顿和其他人身上所发生的变化仍在继续。他们原本平滑的皮肤上渐渐长出了斑点、肉瘤和其他一些增生物。这些新的特征正迅速蔓延至他们的整个身躯。而蹄子,原本德莱尼人最显著的特征已经彻底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某种畸形的足。变化不仅仅局限于肉体,他们的脑子也越来越不听使唤了,智力在显著地退化。其中一些人,已经彻底地失落和疯狂了,变成一具整日无目的地游荡的躯壳,说话也变得颠三倒四。这些失落者有时候会突然从睡梦中醒过来,然后一个人离开营地,再也不会回来。第一个这么做的是埃斯特斯,于是,现在和柯琳一起经历过沙塔斯那段黑暗时光的同伴就剩下一个了。
一天努波顿从梦中醒来,他从位朋友那听说柯琳要去升腾,毫无疑问,努波顿知道她不是开玩笑的,因为上次柯琳提过升腾这个词,就是灵魂升腾的意思,努波顿跑向悬崖,柯琳只是对他洋了个微笑就跳下悬崖了,努波顿很难过,因为他又失去了一位朋友。最后他听到了元素的一句话给他另一个答复一个并非来自圣光的答复“诸色众相,所存者灵”。后来努波顿得到启发去纳格兰的群山,一路上有元素的帮助下穿过那些“正常人”的营地,但这些景象已经在阿卡玛的心里播下了一颗种子。自从他从那漫长的昏睡中苏醒后,他所能感觉到的就只剩下绝望,以及对未来的深切恐惧。但是看见眼前这个克罗库身上所散发出的元素之力后,阿卡玛的内心深处又生起一种他已经长久都未曾品怀有的感觉。
是的,他感到了希望。带着重新寻得的希望,他转身飞快地跑回了沼泽深处。
(以上文段都有摘录官方小说《不碎之灵》[1] 
.......................................................................................................................................................................
魔兽对话内容
(以下文段是根据魔兽世界与努波顿对话继续介绍后面的内容)
努波顿走到了一片绿洲,他想等待圣光给他的一个答复,靠着周边的生物、水、来维持生命,十年过去了一直都没有得到答复,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弄清事实,他坐在那静静的等待,也同时是为了能保住心智,不过他总是感觉到有一阵风总是在他身边环绕着,那风有时强有时弱,虽然他听不懂那种语言,他在这里他学会了平静与观察,后来他渐渐的听懂了那些风的声音,那个声音告诉他秘密和力量,同时告诉他一个答案,其实圣光并没有遗弃破碎者,而是兽人的魔能入侵到德莱尼的身体,使他们聆听圣光的能力被封闭,同时也导致他们的身体退化。
那个声音教会他很多知识,教会了他领悟萨满之路,实际上是圣光的另一种表象,以及周围的风、水、火、土、都向他表达。
在这几年时间,努波顿学会怎么召唤元素,和使用元素的力量,还告诉他世间万物都是由这些元素构成的,努波顿学会了知识后离开了那里。
他回到同胞们的身边。迎接他的是笑脸和问候,维纶叫他与他私下谈话,在维纶的劝说下他接受了当破碎者的领袖的职业,并向德莱尼与破碎者传授萨满教义,他知道在那些德莱尼人充满了轻视与偏见的眼光中,那是一项艰难的任务,而有一些人却认为萨满之路也是一种对圣光的表象,这条路将带过我们这样一个未来:没有任何人可以杀害我们的同胞……”“或者我们的朋友。在那里克罗库可以和正常人一道,寻回久已被我们的人民所遗忘的梦想:真正的自由。”
人们面面相觑,试图从其他人脸上发现支持或是抵触。最终他们似乎得到了同一个结论:他们会听下去。
“你们的旅程将从这句简单的箴言开始……”
努波顿露出一个微笑,他头顶的云层旋转不息,闪电继续划着弧光,而大雨则依旧滂沱。
“诸色众相,所存者灵。”

努波顿预言者

编辑
在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中的努波顿 魔兽世界中的努波顿
中你能看到他和你讲起他的往事。
空气的召唤
将空气之漩交给埃索达的预言者努波顿。
任务描述:
代表其它元素的兄弟姐妹会要求你去完成不同的任务,但我不会再要求你去做什么了。我想你已经有能力去弥补因为你们的飞船坠落在这里而造成的灾难。我能感受到你现在已经充满了智慧,明白该如何明智地使用空气元素的力量。
将这部分空气元素带回去交给预言者努波顿,他会帮你制造你的图腾的。当你准备好的时候,我会将你送回埃索达。
任务奖励:
你将得到以下奖励: 空气图腾 。

努波顿启发

编辑
在这里我们得到了启发,当困难把你难倒时你不要气馁,沮丧,面对困难我们要去发现问题,从而找出对付困难的解药,这个故事虽然只是游戏与小说中的可是对我们来说这也是一种战胜困难的方法。诸色众相,所存者灵。直到现在这句话已在每个德莱尼以及破碎者的脑海中回荡。万物生生不息,世间万物都是生机勃勃的灵。

努波顿大地之环

编辑
大灾变就在不久的未来降临,整个世界面临的危机是毁灭性的,上古之神与其庞大的军团,黑龙死亡之翼则是他们的首敌。所有的大地之环议会成员都一致团结共同抗敌,连部落大酋长萨尔都将自己身上的部落政治包袱卸下,全心全力的投入大地之环拯救世界的战斗中。
第一目标是大灾变发生的中心点,也就是海洋正中央的大漩涡,这里是最大的伤痕裂口,死亡之翼在这里撕开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裂隙,强硬将土元素位面连接到此地,其剧烈的空间撕扯正是造成大灾变的主因,造成不稳定的空间裂隙强化了大漩涡的力量,使得大漩涡不断的对全世界的大地板块进行破坏。
另外土元素位面也因为支撑的世界支柱断裂造成整个位面无法稳定,如果不尽快修复就会导致土元素位面从大漩涡完全塌陷入艾泽拉斯世界,届时将造成世界彻底毁灭。身为整个议会力量最强的三个人,穆恩和萨尔以及努波顿来到大漩涡的上方,联手施法来稳定裂隙与大漩涡的力量,维持世界暂时不会崩塌毁灭,其他议会成员则在另一个长老玛鲁特·缚石者的带领下进入土元素位面,进行修复世界支柱的任务。
注:大地之环 曾是牛头人的一个萨满教组织,如今的大地之环包括有各种族的萨满成员,它是萨满教会的核心组织。
大灾变之后,努波顿与穆恩和萨尔三人成为稳定大漩涡上的空间裂隙的重要角色,让其他人得以进入地深之源修复世界之柱。大地之环决定要跟塞纳里奥议会正式结盟,并且跟诸位龙王讨论如何让世界树完全恢复以治疗世界的伤痕,身为长老萨满的努波顿,自然不会在这重要的时刻缺席了。

努波顿萨尔婚礼

编辑
在由萨满组织的大地之环暮光之锤对抗的同时,首领萨尔结婚了,当然了,怒波顿这个大地之环的萨满祭祀也代表联盟方出席了,婚礼按照秩序进行,可是正当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暮光之锤的那些爪牙又来破坏婚礼了,萨尔此时被带走,后来经过萨尔的妻子阿格拉以及努波顿和同伴们的努力挽救了这场婚礼,最后婚礼中两位新人说出婚礼的誓言以及感言。最后观众以及嘉宾给新人散花~~~~~~~~~
从开始到婚礼的结束努波顿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祝福着这两位新人,他站在那里默默观看,为他们祝福,最后还为他们撒花,表示对他们婚姻的成功感到开心与欣慰。
其他
在官方短小说《龙王的职责》中,萨尔跟死亡之翼争执的时候提及了努波顿
战争之潮中的出场
努波顿道出了萨尔沉重的心事。“我们正在取得成效。我们不能就此停下——我们谁也不能。”
萨尔审视着他的朋友们。他们的脸上流露出和他一样的犹豫。努波顿和穆雷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努波顿走上前来。
“我对这个消息感到愤怒和悲哀。”他说道。“不只是因为对元素的滥用,而是这所有的一切。确实,大地可能会因为被如此虐待而愤怒地反抗,甚至连诺达希尔也受到威胁。但如果为了了惩戒加尔鲁什——我并不确信如何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而停下我们在这里的工作,我们就会面临前功尽弃的危险。古伊尔——部落曾经由你执掌,是你选择让加尔鲁什来领导它。而我们全都深知你和追求和平的吉安娜·普劳德摩尔女士之间的友谊。如果你觉得需要离开的话,我们这谁也不会质疑你。对其他人我也会说同样的话。我们在这里是出于自己的选择——因为我们受到感召。如果你不再倾听心中的感召,尽可以带着我们的祝福离去。”
“你知道这座岛吗?”努波顿问道。
“是的。”他说。“那是勇士岛,位于杜隆塔尔的南边。”
萨满们面面相觑。“如果元素们如此强烈地呼唤帮助,那我们必须作出回应。”穆恩说道。
但努波顿摇了摇头。“不,”他说。“如果它们希望得到我们所有人的援助,我们就都会看到那个幻象。它们知道我们不能离开这里。但是……它们确实需要帮助。”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形象 人物